马克思主义启蒙者李汉俊

李汉俊,原名李书诗,字人杰,号汉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主要创始人之一。1890年出生于荆楚大地一个贫寒的知识分子家庭,早年留学日本,接受马克思主义。回国后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成为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启蒙者之一。中共一大代表董必武把李汉俊称之为自己的“马克思主义老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评价李汉俊是中国共产党创建时期“最有理论修养的同志”。

为信仰转学马克思主义

“非努力使中国赶快上社会主义的路上不可了”

毫无底线!美驻华使馆官方推特用PS照片污蔑中国 美国部分歇斯底里人士为“反华”不择手段,写假新闻,用假照片,无中生有编造事实。美国驻华使领馆也用上了这种伎俩。7月12日,该机构推特官方账号(@USA_China_Talk)竟在一则反华推文中用起PS图片。美国驻华使领馆这一行为迅速引爆网民声讨:堂堂一个美国使领馆用一张PS的照片?一个国家的官方渠道竟发出这样的谣言,美国“信誉”何在?“底线”何在?

日本一度曾是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的主要渠道。受日本社会主义者影响的不仅有李大钊、陈独秀,还有李达、李汉俊等革命青年,他们接触马克思主义是从留学日本开始的。1904年,年仅14岁的李汉俊东渡日本,先后求学于经纬学堂和晓星中学,后考入东京帝国大学土木工科,成为清政府的官费留学生。留日期间,李汉俊深受河上肇、堺利彦等日本社会主义者的影响,毅然放弃了较为喜欢的数学,选择了马克思主义。李汉俊通晓日、德、法、英4国语言,这对于他学习马克思主义原著带来了很大优势。茅盾曾回忆,如果李汉俊不转学马克思主义,“稳稳当当可以做个工程师”,但他却选择了从事革命的人生道路,成为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之一。

1918年底,李汉俊毕业回国,从日本带回了大量英、德、日文的马克思主义书籍和报刊,以极大的热情和忘我的精神昼夜伏案翻译和写作,积极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回上海后不久,他就参加了《星期评论》周刊的编辑工作,并成为主要撰稿人。他充分利用在《星期评论》工作的便利,又联络《新青年》《民国日报》《妇女评论》《建设》《小说月报刊》等报刊,以人杰、汉俊、汗、先进、海晶等笔名,发表宣传马克思主义和支持工人运动的文章与译文90余篇。单在《星期评论》上,李汉俊发表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就达38篇之多,并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提出阶级论,驳斥了张东荪等人鼓吹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谬论。

“能做一个共产主义者,亦属心安理得”

“我不知道你看到推特这张图片以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我是注意到了这条推特,它应该首先是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发的推特,美国驻华使馆也转推了。”对此,发言人华春莹在回应中表示,“如此一个粗制滥造、特别低劣、不值一驳的谎言,他们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拿来污蔑、诋毁中国,实在是令人不耻!”

党的一大后不久,陈独秀返沪履行中央局书记职务,李汉俊与陈独秀意见不一致,尤其是与张国焘发生了矛盾,是年年底卸去一切职务返鄂,就职于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回到武汉后,他投入到火热的工人运动中。1923年,他与陈潭秋组织声援京汉铁路大罢工。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加入中国国民党,并先后担任湖北省政府教育厅厅长、国民党湖北省党部青年部部长。1924年,李汉俊脱党,虽然离开了党组织,但他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没有变,对共产党从事的伟大事业仍在默默支持。他曾说:“我不能做一个共产党人,能做一个共产主义者,亦属心安理得。”

1920年初,李汉俊和李大钊、陈独秀等先进知识分子开始着手创建中国共产党。他和陈独秀校对了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并帮助李达从德文补译部分《唯物史观解说》。《新青年》成为党的机关刊物后,交由李汉俊和陈望道主编,同时,他还积极为党刊《共产党》月刊撰稿,担任《劳动界》周刊主编。参与创建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和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还参与发起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在团机关所在地的外国语学社担任法语教员。12月,他成为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的代理书记,负责全面领导工作。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反动当局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李汉俊利用担任国民党湖北省政府教育厅厅长和省党部青年部部长的合法身份,将被捕入狱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先进分子300多名全部营救出狱。1927年12月17日,李汉俊被军阀胡宗铎以“共产党首领”等罪名逮捕并于当晚秘密杀害,牺牲时年仅37岁。他用鲜血和生命向世人昭示,他是“铮铮佼佼的第一流人物”。新中国成立后,李汉俊被首批追任为革命烈士。烈士证书上写着:“查李汉俊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这是对李汉俊为中国革命所作贡献的充分肯定。

1922年1月1日,李汉俊以“汉俊”的署名在《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上发表了《中国底乱源及其归宿》和《我们如何使中国底混乱赶快终止?》两篇文章,用马克思主义辩证法观点,对中国的国情作了深入剖析。他指出:“我们要使中国底混乱赶快终止,自然非努力使中国赶快上社会主义的路上不可了。中国底同胞!努力吧!”

根据日本档案馆解密档案,施存统正和行踪不明、被认为也是共产主义者的李汉俊一起,和日本社会主义者高津正道、山崎今朝弥等有交往,“目前对上述汉俊的行踪及已在进行暗中侦查的施存统的行动,正在严密注意、秘密侦查”。解密档案中提到的“汉俊”正是比施存统更早留学日本的李汉俊。据日本《外事警察报》报道,李汉俊还是“留日学生总会副会长,李人杰(湖北人)又叫李杰,东京帝国大学工学部毕业,故黄兴的秘书长李书城的亲弟弟”。从日本外务省和警视厅档案资料记载情况来看,赴日的进步留学生大多都受到严密监视,尤其是与日本的社会主义者联系频繁的革命青年更是如此。

华春莹说,“我想他们侮辱自己的智慧,我不反对,但是我们坚决反对他们以这样低劣的谎言来污名化、来污蔑、攻击中国。我想他们这样的恶劣行径应该遭到大家强烈的谴责和追究,这也再次证明美国一些人现在为了诋毁和攻击中国已经到了没有任何下限的地步。”

1920年夏,李汉俊写信给董必武,希望武汉也尽早建立共产党早期组织。董必武回忆说:李汉俊“在上海帮助建立中国共产党,并到武汉来同我商量,我决定参加,并负责筹组党的湖北支部”。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李汉俊之兄李书城的住宅内召开。他作为上海的两名代表之一出席了这次大会,并用学识和智慧保卫了党的一大会场的安全。党的一大后,李汉俊积极进行马克思主义的宣传活动。

“我们真心的希望美国的那些政客能够真正关心他们自己国内存在的严重的种族的问题,能够下点力气去保护好他们自己国内的人权问题。”华春莹说。

华春莹指出,说到人权侵犯问题,其实大家都知道,美方关于涉疆问题的一些不实指控可以堪称本世纪最大的谎言之一。“说到侵犯人权,过去40年间,新疆自治区维吾尔族的人口已经从555万增加到了1168万,是40年前的两倍还多。美方见过这样的人口或者说种族的灭绝吗?新疆的清真寺,每530个穆斯林就拥有一座清真寺,10多倍于美国,他们见过这样的压制宗教自由吗?”华春莹接着表示,我也有一些维吾尔族的朋友,我知道他们在新疆生活得非常愉快,可以自由顺畅地呼吸,唱歌、跳舞,跟美国弗洛伊德那样的非裔美国籍人的待遇是完全不一样的。

You May Also Like